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集团要闻 正文
巨匠已逝 其志长存--深切缅怀钱学森同志
发布时间:2009-11-11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新闻网
       11月7日下午,数十名航天人神色沉重,步履匆匆,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共同追忆缅怀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他们的精神导师——钱学森同志。他们之中有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党组领导,有曾与钱老共事的老院士、老专家,有深受钱老精神鼓舞和教诲的各级领导,也有继承钱老衣钵、扛起航天事业大旗的青年人。
  座谈会上,“精神”二字是被大家提及最多的一个词语。钱学森,作为航天精神的诠释者,严谨务实、勇攀科学高峰精神的实践者,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精神的奉行者,给航天人乃至全中国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爱国之心 报国之志
  “我到美国去,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科学技术学到手,而且要证明我们中国人可以赛过美国人,达到科学技术的高峰。”                 ——钱学森
  1955年9月17日,“克里夫兰总统号”邮轮像往常一样从美国驶往中国。在一个几平方米的狭小船舱内有4位特殊的乘客,他们苦苦等待了5年,才终于踏上回国之路。他们就是钱学森一家。
  “我到美国去,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科学技术学到手,而且要证明我们中国人可以赛过美国人,达到科学技术的高峰。”钱学森说。他在美国生活的20年里没有买过房,也没有买过保险,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是要回国的”。
  然而,归国之路似乎比学成技术还要艰难。钱学森的回国申请遭到美方断然拒绝,紧接着被软禁5年之久。在中国政府的努力下,美国才终于放行。就这样,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科研和生活条件,怀着在中国发展导弹事业的梦想和一颗炽热的爱国心,钱学森回到了百废待兴的新中国。
  重温这段历史,很多老领导、老专家仍然感慨万千,无不为钱老的爱国之情所感染。“学习钱学森,首先就要学习他坚定的爱国信念和崇高的爱国情操。”集团公司总经理许达哲说。钱老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激励着无数航天人坚定信念、奋勇前行。
  钱学森回国的故事是大家所熟知的,而实际上,从回国到成立航空工业委员会,组建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领导并参与“两弹结合”试验,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光,他的爱国心始终如一。
  三院原科技委副主任、某型号总师路史光回忆了这样一段难忘的往事。据他介绍,在给钱老做秘书的时候,有一天,钱老把他叫去,拿出一大摞文件给他看,请他与办公室其他人员研究后拿出意见。他一看,文件大多是各单位要求建风洞的请示报告。当时建一个风洞要花费600万元左右,如果每个报告都批准的话,国家要拿出几亿元。他请示钱老的意见。钱老说:“要以国家大局为重。现在正是国家困难时期,要从国家大局考虑,能不建的就坚决不建,需要建的也要考虑资金问题。”经过认真研究,最后形成的意见是“一概不建”。钱老听到后非常高兴,他说:“太好了,我也是这个意思!”就这样,几亿元资金被节省下来。
  正因为这样,在钱学森被评为200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时,为他撰写的颁奖词这样写到——“在他心里,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

  勇攀高峰 严谨治学
  “要想做出更大的科技成果就要流大汗。”    ——钱学森
  钱学森将要回国时,带着刚刚出版的《工程控制论》向老师冯·卡门辞别。冯·卡门看后说:“钱,你现在的学术水平已经超过我了。”而这本书正是钱学森在美国被软禁期间撰写的。在那段行动受限制的日子里,他对科学的追求没有止步,他用执着坚守着心中的科学阵地。
  “钱老对科学孜孜不倦地探索和追求的精神对我触动很深。在工作中我越来越体会到,要想做好研究,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还要有一种像钱老那样钻到科学技术里去的精神。”二院原党委书记王可立说。
  二院建立之初,原国防部五院召开了首次关于地空导弹的方案研讨会,钱学森亲任方案论证的负责人。当时,作为方案的参与者、现任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钟山院士曾多次聆听了钱老的讲话和技术分析报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钟山说:“在钱老身上不仅有聂荣臻元帅提出的‘三敢’——敢想、敢说、敢干精神,也体现了技术分析上严肃、严格、严密的‘三严’作风。这‘三敢’和‘三严’正是航天精神的精华之所在。”
  “钱老不但敢想、敢说、敢干,而且还敢于否定自己。”二院原副院长王文超补充说。“曾经有一位同志发现钱老的《工程控制论》中有几处值得商榷之处,于是写信给他。钱老看完后觉得说得很对并予以采纳,他经常拿这件事来给大家作例子讲,教导我们敢于面对错误,改正错误。”
  钱学森谦虚谨慎、不断攀登、敢于纠正错误的作风品质给每一位与他交往过的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甚至没有直接接触过钱老的航天人也有感于此,并引以为训。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承文说:“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钱学森关于系统学的一段话,这段话和之前看到的钱老关于系统学的说法不一样。我感到非常奇怪,于是跟踪研究了一下,发现钱老对系统学的认识是有一定发展过程的,刚开始的想法不够成熟,经过反复研究以及与其他学者共同探讨,又对理论进行了更新拓展。”“我非常佩服钱老,他作为一名具有权威地位的著名科学家,还能够实事求是,注重理论创新,敢于否定自己、不断探索。”承文说,“在翻阅材料的过程中,我发现钱老做学问的方式非常民主。在与一些学者探讨问题的信件中,他的用词用语也反映出对他人的尊重。”
  很多年过去了,某型号原总师陈定昌还清楚地记得钱老的教导。“要站在别人成功的基础上发展,敞开门搞科研。要以国家利益为重,联合国内多家单位共同发展武器装备。”他说,钱老的这些话多年来一直萦绕耳边,不敢忘怀。

  淡泊名利 无私奉献
  “我姓钱,但我不爱钱。”       ——钱学森
  “钱老去世为什么能有这么多人追忆,有这么多人自觉地去为他送别?我想这不仅因为钱老在学术上有很深的造诣,更在于他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方向明说,“有才而性缓定属大才,有智而气和斯为大智。钱老不仅是大才、大智,而且有大爱、大勇。”
  对很多人来说,钱学森被“大科学家”的光环环绕着,是遥不可及的科学巨匠。但真正接触过他的人,对他的作风有过耳闻的人,都知道钱老是一个淡泊名利、朴素低调、平易近人的普通人。
  1958年,钱学森所著的《工程控制论》一书被译成中文出版,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稿酬加上奖金共计1.15万元。这1.15万元被钱老悉数捐出,用于为中国科技大学力学系的学生购买学习用具。此后,他还把数百万元的奖金捐献给祖国西部的沙漠治理。而他自上世纪50年代末搬进原航天部那套公寓单元房后,就再也没有搬过家,生活上也非常俭朴。
  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于本水院士说:“在从事导弹工作的过程中,我曾跟领导一起向钱老汇报过工作,有过数面之交。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钱老完全没有大科学家的架子,态度很谦和,并且非常朴素,他穿的中山装已经洗得掉了颜色,还穿在身上。”
  型号总师刘永才、齐润东、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黄瑞松院士等,也都很敬佩钱学森的为人。钱老做人、做事、做学问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他们前行。
  由于钱老为人谦和,从善如流,大家也乐于向他请教。现为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的刘兴洲院士1968年4月给钱学森写信,请教固体预燃室与冲压发动机相结合的方案是否可行。很快,他就收到回信。信中,钱老用钢笔工工整整地书写,对他们的建议表示赞同和支持,并鼓励多做试验。
  多年后,冲压发动机的研制工作取得成功,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刘兴洲高兴地向钱学森汇报成绩,并准备送去一对花瓶作纪念品。但钱学森回信道:“30多年前我做的那点工作是当时我的本职工作,是我该做的,不需要称道,就留在我们愉快的回忆中吧。你们不要送什么纪念品,这都是不正之风。”刘兴洲说,“钱老的严于律己、清正廉洁让自己深受感动。”
  “钱老不仅是一名大科学家,而且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二院原副院长王文超说,“听钱老讲航天概论,至今仍印象深刻。他的课讲得最好,深入浅出,总是用简单的话引出深刻的道理。”
  “钱老很喜欢大家提问题。”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黄培康院士也聆听过钱学森的课。他说,至今他还保留着一张钱老答复他提问的条子。那是钱老留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系统科学 创新发展
  “要把系统工程的理论发扬光大,探索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进一步发展的路子,并推广到其他行业中去。”——钱学森
  钱学森的辞世,让全体航天人悲痛不已。今年6月,钱学森给许达哲总经理发来贺信,对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成立10周年表示祝贺。如今,这个一生都在关心中国航天事业的科学巨匠却永远离开了我们。钱老在信中说:“要取得更大的成绩,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把系统工程的理论发扬光大,探索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进一步发展的路子,并推广到其他行业中去。”
  系统工程是钱学森生前一直关心的事业。上世纪80年代初,钱学森从一线领导岗位退下来以后,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系统科学理论的探索、研究和系统工程理论的推广与应用之中。在他的积极倡导下,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学习、运用系统工程的高潮。
  “正是在钱老系统工程理论的指引下,中国航天系统工程公司应运而生。当前,系统工程公司在民用系统工程、信息服务和电子信息设备开发等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於亮说。
  2009年,集团公司做出重组成立新的信息技术研究院的重大决策。在揭牌仪式上,钱学森发来贺信,祝贺之时不忘嘱托“进一步推广应用系统科学的原理和方法,做强做大航天信息技术产业,推动航天事业发展迈向新台阶”。
  “上世纪90年代,我曾一度对他提出的系统工程很感兴趣,阅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也了解到他提出的物理、事理和人理相似并相互贯通的思路,这对我的工作、生活启发都很大。”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高红卫缅怀钱老时说。
  “在我看来,缅怀钱老要学习他的系统科学思想,把系统工程理论发扬光大,这是航天后来人应尽的责任。”曾聆听钱老讲授大系统工程必要性和工作思路的于本水院士说。
  钱老关注系统工程理论,眼界却不止于此。“他的知识面非常宽广,在空气动力学、航空工程、喷气推进、工程控制论、物理力学等不同的技术科学领域都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提起钱老的学术造诣,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陈敬熊院士如是说。

  先生之愿 我辈之志
  “热爱祖国,崇尚科学,追求真理,报效人民。”    ——钱学森
  钱学森去世后,各种形式的缅怀活动每天都在进行。在钱学森遗体告别仪式上,航天人打出“缅怀钱老、继承遗志、科技强军、航天报国”、“继承钱老遗志、再谱航天华章”等一条条横幅,大家在追忆钱老中所达成的共识是:化悲痛为力量,继承钱老遗志,将钱老热爱并倾注毕生心血的航天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钱老的去世对航天、对国家都是巨大的损失,我们年轻人要继承钱老的遗志,学习他的爱国精神,学习他低调做人、务实做事的态度,学习他不拘于眼前的长远眼光,将钱老的衣钵永远传承下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曹建国表示。
  某型号副主任设计师谢廷毅也代表年轻一代的航天人立下铮铮誓言:“作为科研一线的一名普通设计师,除了要学习与研究钱老的科研成果外,还要从钱老留下的精神财富中汲取营养。作为航天战线的新兵,我们将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军,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只有将献身祖国、热爱航天作为人生的价值目标,潜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扎扎实实走好脚下的每一步路,才能不辜负钱老和祖国人民对我们的殷切期望。”
  前人攻城建业,后人守池开疆。许达哲最后说:“对钱老最好的纪念和缅怀就是把他奠基的航天事业推向新的水平。继承钱老遗志,当前一定要搞好国家重点型号的研制,圆满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聚精会神谋发展,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的航天防务公司。”
  逝人已成追忆,钱学森的历史贡献和宝贵的精神遗产将永远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并激励航天人不断前行,续写新的辉煌。(文/王娟)

       (责任编辑:孙建平)